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楸树林

相遇是偶然,相识是缘分,相惜是欣赏,相知是幸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李 清 照 是 怎 样 一 个 人  

2015-12-09 13:01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李清照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?要在前几年问这个问题,估计不会有争议——鼎鼎大名的古今第一才女、宋代第一女词人。其词,擅长白描,有独特风格,形成易安体。

       李清照是位才女,这一点,一千年来几乎从来没人否认过。可她毕竟首先是个女人,一个女人再有才,也不至于吸引这么多眼球盯着她一个人看,她必须得漂亮才行。女人嘛,最好是美貌加智慧,才貌双全,秀外慧中才符合当时人们对才女的审美期望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到了李清照的时代,杨贵妃似的以胖为美早成了过去时,宋代是以瘦为美的,不仅是人瘦,宋代人连写诗作画都很崇尚“瘦硬”美,因此,宋代文人笔下的美女一个赛一个的瘦,比如说欧阳修的“清瘦肌肤冰雪妒”,柳永的“自家空凭添清瘦",苏轼的“冰肌自是生来瘦”,黄庭坚的“抱琵琶、为谁清瘦”,周邦彥的“玉骨为多感,瘦来无一把”------男人们这么喜欢骨感美人,时代风气就都按照男人们的喜好来打扮女人了。

       李清照虽然是特立独行的才女,可在这一点上并不怎么叛逆。看李清照31岁时的画像就知道了——削肩细腰,一副风都吹得起的样子,典型的古典瘦美人。李清照还有个相当有名外号,叫“李三瘦”。因为她的词里

写过三句带“瘦”字的经典名句,一句是“新来瘦,非干病酒,不是悲秋”,一句是“知否,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”,还有一句是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。

       虽然李清照的美貌最终被她的才名所掩盖,留传下来关于她的评论,都是关于她的才华甚于她的美貌。但是就像现在的世俗眼光一样,无论任何朝代,对一个女人的评价,总是从容貌开始的。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 赌 神 ”李 清 照

       李清照就得意洋洋的宣称:予性喜博,凡所谓赌者皆耽之,昼夜每忘寝食。且平生多寡未尝不进者何?

精而已。

       话说得很明白:我这人没啥嗜好,就是天性喜欢赌博。凡是赌博,我都沉迷其中,一到赌桌上就饭也忘了吃,觉也忘了睡,不分白天黑夜的赌,不论赌多赌少,我赌了一辈子,不论什么形式的赌,从来就没有输过,赢的钱哗啦哗啦争着往我腰包里赶,挡都挡不住啊。

       李清照在她的文章中列了20多种赌博游戏的方式,不过在这20多种的五花八门赌博中,有的她嫌太鄙俗;

有的嫌只凭运气,显示不出智慧;有的嫌太难,会玩的人太少,她根本就找不到对手——整个一赌博界的“东方不败”。那李清照最喜欢什么形式的赌博呢?据她自己说,是“打马”。似乎是今天麻将的前身。看来,打通宵麻将,是李清照的一大爱好。

       最神的还不是这个。北宋灭亡后,为了躲避金兵的围攻,李清照跟着宋朝的皇帝、达官贵人们一起逃难。就在兵荒马乱的时候,北宋的两个皇帝被俘虏了,北宋朝廷灭亡了,丈夫死了,前半生千辛万苦积累的一点家产也在逃难中几乎丢光了,他还念念不忘赌博的事儿。人家说三天不练手生,,她是三天不赌手痒啊!所以,从逃难的船上一下来,刚刚租了临时的房子安顿好,就马上想到要把自己爱好赌博并且长胜不败

的“打马”游戏注入一些文采,提升到一个雅俗共赏的境界。这种赌瘾,令人叹为观止吧!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风 流 李 清 照

“风流”的正解,应是有才华而不拘于世俗礼节,体现出脱俗的个性和气质,也许还包含了一点恃才傲物的清高孤绝。李清照正是一个有着一种“自然的风流态度”的女词人。

我们来看看李清照的两首词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这第一首,说的是嫁人之前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蹴罢秋千,起来慵整纤纤手。露浓花瘦,薄汗轻衣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见客入来,袜刬{读“产”,意同“铲”:铲除,掉了下来。} 金钗溜,和羞走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倚门回首,却看青梅嗅。{《点降唇》}

      这首词写一个少女荡完秋千后的情态。少女漫漫地从秋千上下来,她轻轻地揉着荡秋千荡酸了的手。

这时,花园里突然闯进来一个陌生的男子,当然要回避。鞋子也来不及穿,慌慌张张只穿着袜子就往屋子里逃,头发蓬散,金钗掉在地上都顾不得检起来,先逃走再说。

    可是她好奇呀,跑得很匆忙,但又忍不住躲在门后偷看,就用着嗅青梅的动作,掩饰一下自己砰砰乱跳的春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她的笔下,少女怀春是青春美好的自然本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首词,描绘的是一位少妇新婚之后的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晚来一阵风兼雨,洗尽炎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理罢笙簧,却对菱花淡淡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绛绡缕薄冰肌莹,雪腻酥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笑语檀郎:“今夜纱厨枕簟{读“电”:竹席;}”凉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{《丑奴儿》}

      这首词更绝了,就连羞答答的掩饰都剥掉了,变成明目张胆的挑逗了。

      首先时间上更加暧昧:“洗尽炎光”,也就是说,晚上这场风雨,把白天的炎热都洗刷干净了,是夏天里一个难得的夜晚。

       果然,在这美妙的、凉快的夏夜,我们的女主人公款款出场了——“理罢笙簧”。那么,这首词中的女子要弹琴给谁听呢?“檀郎”。檀郎本来是指晋代一位名叫潘岳{字安仁。后世称其为潘安。}的美男子,后来诗词当中往往用“檀郎”来泛指美男子。女子也常常用“檀郎”作为对爱人的昵称。所以“檀郎"就有了两层意思,一层相当于我们今天说的“帅哥”,另一层相当于我们说的“亲爱的”。

       这位少妇的丈夫大概是块榆木疙瘩,听了半天琴,脑子还没开窍。那么,我们的女主人公可就要采取进一步的措施了:“却对菱花淡淡妆。”菱花,即镜子。见丈夫没从琴声里听出“凤求凰”的暗示来,少妇只好对着镜子开始仔细描眉,轻轻点唇了,着一点淡妆,向丈夫妩媚一笑,那意思,再明显不过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少妇洗了澡,化了妆还不够,,还要穿上粉红色透明的睡衣,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,一阵阵香气散发出来。然后,含情脉脉、温情地对丈夫说:“老公,今晚旳竹席应该很凉快哦!”
       这暗示足够大胆了吧?可谓石破天惊!当时那个叫王灼的学者就评论说:“哎呀呀!这种不知羞耻的话居然也敢写出来,就没见过这样大胆放肆的!”如若今天,羞耻吗?放肆吗?呜呼!

 

       要按现在的眼光,公正地说,李清照笔下的挑逗性语言算不上有伤风化,最多不过是“闺房记乐”而已。可在那个年代,结婚不是为了爱情,而是为了传宗接代,主要任务完不成,还好意思情啊爱啊整天挂在嘴上?

      以当代女性眼光看来,李清照的爱情词,是完全可以当得上“好色而不淫” 的,是作为一名具有独立意识和个性的女子本色的自然精神需求。同时,也反映出一名与众不同才女别具一格、独立独行的审美态度。

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